华琅

【深井冰系列】圆桌舞会

#内含大量圆桌式冷笑话,谨慎食用
#ooc
#旧剑为了改善圆桌在大众面前的凶恶形象而举办了一场舞会。

1
舞会开始!

2
亚瑟:吧唧,吧唧......
贝狄威尔(低声):王!王!不能再吃了!这是给舞会的嘉宾们准备的!
亚瑟:吧唧。
贝狄威尔:您还有夜宵。
亚瑟(放下糕点):好的贝卿,那么我去跳舞了。

3
兰斯洛特:美丽的小姐,我是否有这个殊荣请......
(加拉哈德突然从一旁走了出来)
兰斯洛特:请您离开我的视线。
美丽的小姐:啪!
(老父亲不适合舞会呢,兰卿。)

4
某国男爵:您就是莫德雷德卿吧,能否与我跳支舞呢?
莫德雷德:好啊。
(两人同时行了一个绅士礼,同时男爵感到一阵寒风吹过。)
莫德雷德:你、难道、想让我、跳女步吗?
加拉哈德:大哥,别,大哥,大哥,你冷静,冷静,冲动是魔鬼啊大哥!
旧莫:啧。

5
梅林:女士,您是否愿意同我一起在月光下谈心呢?
贵族仕女:当然可以,先生。
梅林:耶!那你就是我的第七十八个舞伴了!

(真不愧是人渣中的人渣啊,魔术师先生。)

阿格归文:谁让你们把梅林放进来的?!
肃正骑士:我们不知道啊!

6
关于梅林是怎么进来舞会的。
梅林&摩根:可恶!亚瑟舞会竟然不邀请我!
守卫:抱歉,必须要有舞伴才能入场。
(两人对视一眼)
摩根:一起?你泡妹子我撩汉。
梅林:成交!

7
亚瑟:崔斯坦卿,我能感到你的悲伤,但是在舞会上,能不要继续演奏《二泉映月》(不是)了吗?
崔斯坦:好的,王。但是我好悲伤......
贝狄威尔:女士们,我们这里有提供手帕,请不要再哭泣了......(手忙脚乱)

8
高文:小姐,您踩到我了。
仕女:抱,抱歉。
高文:小姐,您又......
(一支舞曲后)
高文:能与您共舞是我莫大的荣幸。
(有些人,表面看着风光,其实背地里连路都走不动了呢。)
高文:该死,晚上没有太阳!

9
摩根:哈哈哈这里好多帅哥!等等,那个该死的孩子怎么也在这里?!还有两个?!

莫德雷德&旧莫:怎么有种不好的感觉。
(于是为了防止被莫德雷德爆砍,整个舞会都在躲避他,并没有撩到汉呢。)

10
最后只有亚瑟好好和桂尼维尔跳了一支舞。
但是圆桌在民众中的名声好歹有了提高。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跟风】请

亚瑟:莫德雷德,把我的Excalibur拿来。
旧莫:父亲,虽然我是你儿子,但是也需要被尊重,麻烦说一下“请”字。
亚瑟:哦,那把我的Excalibur请来。
莫德雷德:f**k。


兰斯洛特:儿子帮我拿一下报纸呗~
加拉哈德:自己拿。
兰斯洛特:(´ε` )

【深井冰系列】圆桌足球队

#内含圆桌式冷笑话,谨慎食用。
#剧烈ooc!!!
#如果在足球方面有不对的地方请包容一下。

1
解说:“今天将是一场盛大的足球赛。让我们来看一下英格兰队的选手们。请问队长——梅林先生,您怎么看待这场比赛?”
梅林:“这些都是活生生的圆桌骑士,我以花之魔术师的名义发誓我们一定会赢!”
(真是迷之自信呢梅林先生)

2
解说:“女士们先生们,我宣布,比赛正式开始!”

3
解说:“哦,我的天哪,号称“不灭的前锋”的高文今日状态不佳!看!他瘫倒在地上了,梅林队长正在规劝!”
高文:“今天下雨啊!!!没有太阳的加护会死的啊!!!”(昏厥)
梅林:“啊!高文你怎么了!高文,高文你不能死啊!高文!”

4.
解说:“看来梅林先生劝解无效,高文还是下场抢救了,接下来我们来看看候补队员!”
崔斯坦:“啊,我好悲伤.......”
解说:“......哦,抱歉各位,让我整理一下伤感的情绪。”
(后台倒是把催人泪下的音乐关了啊!)


5.
解说:“比赛已经进行到了最激烈的时候!什么?!我们的莫德雷德前锋被罚了红牌!亚瑟正在质问他为什么要殴打对方选手!”
莫德雷德:“他说我是女的!!!”

(如何和莫德雷德好好相处:1.不要说她是男的。2.不要说她是女的。很简单吧?)


6.
解说:“这场比赛真是一波三折,等等兰斯洛特好像一直在看观众席!是在等什么人么!哦他现在心情好像非常消沉......”
贝狄威尔:“怎么了?欸你别哭啊?!”
兰斯洛特:“呜呜,玛修没来看比赛.......”

(老兰,退役吧。)

7
解说:“我们的队长先生好像也出了些小问题!”
梅林:“花之魔术师的尊严就毁在今天了么......我需要休息一下,亚瑟,交给你了。”(含泪望天)

8
最后剩下的三个主力:亚瑟,阿格规文,贝狄威尔力挽狂澜。
英格兰赢了。

9.
下场的众人:“太好了!!!”
(你们有什么资格欢呼啊?!)

【跟风】捡来的

莫德雷德不听话,亚瑟威胁说:再不听话把你扔出去,再捡一个回来。
莫德雷德沉默一会儿后,低声说:你再捡来的也是不听话的,也是他爸不要的。

【跟风】祖国的花朵

亚瑟顽皮的时候。
梅林:亚瑟,你是不列颠的哪种花?
亚瑟:玫瑰花。
梅林:玫瑰花就要乖一点对么?
亚瑟点头。
梅林,教育成功!

莫德雷德顽皮的时候。
亚瑟:莫德雷德,你觉得自己是不列颠的什么花?
莫德雷德:罂粟花。
亚瑟:打扰了。

【跟风】对话

【父子(?)组】
亚瑟:你那么顽皮,爸爸不要你了,你怎么办?
莫德雷德:让你受到法律的制裁。

【父女组】
兰斯洛特:玛修,你再顽皮,爸爸就......
低头看到女儿无辜的双眼。
兰斯洛特:抱歉玛修。

【跟风】攀比

玛修:我爸敢一个人去法兰西!
莫德雷德:我爸也敢啊!
玛修:我爸敢吃【哔——】
莫德雷德:我爸也敢!!!


亚瑟:我不敢!!!

【莫剑】巴别塔


#无性别设定,请自行带入
#莫德雷德alter设定
#时间线是圆桌去拆穿兰斯洛特和桂妮薇儿的奸情之前
#请先阅读一下注释:
1)巴别塔:人类建造的通天的灯塔,为了防止迷途。
2)王尔德的歌剧《莎乐美》。
3)玫瑰部分借用王尔德《夜莺与玫瑰》剧情。

世界上绝对没有公正,上帝大多时候只是木然地看着人类乐此不疲的建造那通天的巴别塔。

这是摩根菲勒那个女人教给他的唯一真理。

圆桌以亚瑟为权力中心,呈半圆状往两侧延展,莫德雷德坐在亚瑟的对立面,整个圆桌中,他们之间的距离最长,所以他被称为"末位骑士"。

他知道自己父亲与桂尼薇儿浮于表面的婚姻一定会有裂痕,当然这一切都依赖于摩根菲勒的功劳。

桂尼薇儿是别国的公主,又是一个美艳不可方物的女人,在目睹父亲的不贞后,一定会渴望其它男人的爱情,就像她无意中吐露出的,怨恨的语言。

“王只有冰冷的甲胃,而女人需要的是火热的心脏。”

莎乐美疯狂的爱恋终将致施洗者约翰于死地。

摩根生前总算是做了一件好事。

莫德雷德还记得那个晴朗的夜晚,星星一闪一闪的窥视着这片大地。他站在摩根的床前,轻声呼唤着"母亲",然后将手中的刀刃狠狠的刺入了她柔软的胸脯,她的乳房将他养育成人,也将她的罪孽传到他的身上。她不敢相信的滚落到地上,长长的指甲在莫德雷德的小腿上留下几道深可见骨的狰狞伤口。她艳美的眼睛像是能淬出毒来。

莫德雷德挖下她的眼珠,同蛇的毒液浸泡在一起。

这一定会是一瓶上好的毒药,夹杂着永恒的怨恨和罪恶的香气。

莫德雷德这样想到。

"小羊吃了狼,淹死在了一指深的河流里。”

这是摩根在他小时候教他唱颂的童谣,现在作为一句诅咒又回到了这个女人的身上。莫德雷德用摩根的鲜血混着河流的水将自己洗涤,就像圣母为她的孩子洗礼。

他将摩根埋葬在了白玫瑰的树下,他将枝桠_上的玫瑰剪下,用在她的葬礼上。新的玫瑰长出,荆棘上滴落着粘稠的血液,从此他再也不缺鲜红的玫瑰向女人求欢。

他也曾将这玫瑰放在圆桌上,以期待亚瑟的目光,但终是在会议结束后被贝狄威尔丢弃在路边,被来往的马车碾轧。

如他所料,亚瑟忠诚的侄子高文发现了兰斯洛特和桂尼薇儿的奸情,对于兰斯洛特背叛王的愤怒让他几乎失去了理智,也确实让他掉以轻心。莫德雷德向高文表示了自己的忠贞,将同阿格规文一道去拆穿这场荒诞的闹剧。

白日已尽。

莫德雷德抬头望向圆桌另一侧的亚瑟,他正微皱着英丽的眉,向高文询问边境的情况。

太阳正一点点的从西边落下,余晖照在他的身上, 如同摩根的血液一般,相同的颜色,相同的温度。

长夜将至。

父亲,你准备好接受背叛了么?他无声的询问亚瑟,在心里送上对他谁上最真诚的祝福和诅咒,就像疯狂的堕天使对待昔日的主那样。

献上你的生命和荣耀冠冕吧,亚瑟。




同袍画的真好看。
她是天使。

清鸳鸳w:

彧良邪教。
一直和同袍在吸这对邪教正好最近有灵感画出来,姿势有参考。
他们俩太美好了吧💦

【荀彧x张良】

大概会和朋友合作一个彧良邪教的梗(?)
安利理由:
吃我一发邪教安利。
荀彧(真•三国无双)x子房(王者荣耀)
1)文若被曹操比作“吾之子房。”
2)同乡!!!都是颍川人。并且都对汉室忠心耿耿。
3)一个“风姿其表”一个“貌若好女”
一个“王佐之才”一个“帝王之师”
4)有相同的疑虑。
“如果汉室兴起,是献帝还是曹操?”
“如果韩国未灭,是韩王还是刘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