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琅

【深井冰系列】圆桌舞会

#内含大量圆桌式冷笑话,谨慎食用
#ooc
#旧剑为了改善圆桌在大众面前的凶恶形象而举办了一场舞会。

1
舞会开始!

2
亚瑟:吧唧,吧唧......
贝狄威尔(低声):王!王!不能再吃了!这是给舞会的嘉宾们准备的!
亚瑟:吧唧。
贝狄威尔:您还有夜宵。
亚瑟(放下糕点):好的贝卿,那么我去跳舞了。

3
兰斯洛特:美丽的小姐,我是否有这个殊荣请......
(加拉哈德突然从一旁走了出来)
兰斯洛特:请您离开我的视线。
美丽的小姐:啪!
(老父亲不适合舞会呢,兰卿。)

4
某国男爵:您就是莫德雷德卿吧,能否与我跳支舞呢?
莫德雷德:好啊。
(两人同时行了一个绅士礼,同时男爵感到一阵寒风吹过。)
莫德雷德:你、难道、想让我、跳女步吗?
加拉哈德:大哥,别,大哥,大哥,你冷静,冷静,冲动是魔鬼啊大哥!
旧莫:啧。

5
梅林:女士,您是否愿意同我一起在月光下谈心呢?
贵族仕女:当然可以,先生。
梅林:耶!那你就是我的第七十八个舞伴了!

(真不愧是人渣中的人渣啊,魔术师先生。)

阿格归文:谁让你们把梅林放进来的?!
肃正骑士:我们不知道啊!

6
关于梅林是怎么进来舞会的。
梅林&摩根:可恶!亚瑟舞会竟然不邀请我!
守卫:抱歉,必须要有舞伴才能入场。
(两人对视一眼)
摩根:一起?你泡妹子我撩汉。
梅林:成交!

7
亚瑟:崔斯坦卿,我能感到你的悲伤,但是在舞会上,能不要继续演奏《二泉映月》(不是)了吗?
崔斯坦:好的,王。但是我好悲伤......
贝狄威尔:女士们,我们这里有提供手帕,请不要再哭泣了......(手忙脚乱)

8
高文:小姐,您踩到我了。
仕女:抱,抱歉。
高文:小姐,您又......
(一支舞曲后)
高文:能与您共舞是我莫大的荣幸。
(有些人,表面看着风光,其实背地里连路都走不动了呢。)
高文:该死,晚上没有太阳!

9
摩根:哈哈哈这里好多帅哥!等等,那个该死的孩子怎么也在这里?!还有两个?!

莫德雷德&旧莫:怎么有种不好的感觉。
(于是为了防止被莫德雷德爆砍,整个舞会都在躲避他,并没有撩到汉呢。)

10
最后只有亚瑟好好和桂尼维尔跳了一支舞。
但是圆桌在民众中的名声好歹有了提高。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跟风】请

亚瑟:莫德雷德,把我的Excalibur拿来。
旧莫:父亲,虽然我是你儿子,但是也需要被尊重,麻烦说一下“请”字。
亚瑟:哦,那把我的Excalibur请来。
莫德雷德:f**k。


兰斯洛特:儿子帮我拿一下报纸呗~
加拉哈德:自己拿。
兰斯洛特:(´ε` )

【莫剑】白玫瑰

#现代paro
#甜饼
莫德雷德轻轻的哼着歌,手中拿着那束纯白的玫瑰花,轻巧的走在小道上,道路的尽头,亚瑟正微皱着眉,和贝狄威尔谈论着什么。


Just let go selfishly.


神父注意到了教堂里的孩子,礼拜已经结束了,只有他一个人在空荡荡的礼堂里。

那孩子有着一双碧绿色的眼瞳,金色的长发有些杂乱的扎在脑后,他的双手紧握着一块残破的黑色十字架,衣服上有斑驳的血迹。

怎么了,我的孩子?他走上前询问。
神父,我犯了错。孩子低下了头,神父看不到他的表情。
我想我爱着我的父亲。孩子低声说道。
哪有孩子不喜爱他的父亲呢?神父微笑着。
不,神父,那不是亲情,是爱情。

You don't have to feel your guilt.

莫德雷德的双手背在身后,低下头,轻轻的数着步伐,一步,两步......他走在他的朝圣路上。亚瑟抬起头,看到了他,有些不解他的行为,只是示意让贝狄威尔先离开。

That you walk ahead of your hope.

神父沉默了,他们的灵魂一个坐着,一个站着;一个混沌无比,一个清醒无比。光透过教堂彩色的玻璃照射进来,映射出瑰丽华美的色彩,点缀在孩子的白衬衫上,点缀在神父的黑色衣服上。
过了很久,神父长叹了一口气,用手指在额头,左肩,右肩各点了一下,“阿门。”他念道,又神情肃穆的抬头望向耶稣的石像。
面对这样的深重罪行,主应当怎样宽恕?
又或者,主会原谅他迷途的孩子吗?

Don't be afraid.


莫德雷德闭上眼睛,听着时钟滴答滴答的声音。他攥紧了那束玫瑰,花刺进入细腻的皮肤,刺入柔软细腻的血管,蛇爬上了骑士的肩。


Have you stripped your spirit down.


终于,神父长叹了一声,并不看那孩子,轻声说道:“只要你的心是纯净的,那么无论你犯下什么罪,上帝都会原谅你的吧。”他把圣水洒在孩子的身边。“让它带走你所有的罪恶。”

孩子猛然抬起头,死死的盯着神父,手中的十字架掉了下来,他随即露出了一个美丽的笑容,轻快的跑了出去。

The daybreak has come out.

亚瑟一步步走到他面前,莫德雷德抬起头,能清晰地看到他柔和的轮廓。
“怎么了?”他用吟游诗人般悦耳的声音询问他。

There's no curtaim call.

神父拾起地上的十字架,它的边缘被磨的尖锐极了。
怪不得会有那么多血。他想到。
那孩子一直在这样约束自己么?
或者这是他在为了自己赎罪?
神父望向窗外,孩子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视野里,他轻吻着十字架。
“愿主保佑你。你拥有世界上最清澈的灵魂,孩子。”
他最后为那孩子祈祷。

You know we had made every damn single mistake.

莫德雷德抬起头,两双相同的眸子深深对视着,他摘下几朵玫瑰花瓣,将剩余的花交给亚瑟,期待着他的回应。
给我回答,他想到。
接受也好,拒绝也罢,请不要再让我活在疯狂的期待和欲望之中。

No regrets are needed among the world of you and I.

亚瑟有些慌张的看着他,好像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只是呆呆的望着莫德雷德,瞳孔微微收缩着,倒映着蓝色的天空和他的孩子。
我该接受么?他痛苦的想着,我能毁了他么?
他翕动着唇齿,不知道该如何表达。
听你的内心,一个声音说道。
他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

No regrets are needed among the world of you and I

莫德雷德将那几片花瓣放入嘴中,期待着父亲的回答。
他看到他的痛苦和挣扎。
在亚瑟点头的一瞬间,只有狂喜在他心中冲撞翻滚。
他扣住亚瑟的后脑,吻上了面前人的唇。
玫瑰香在唇齿间流淌。
真甜。
他们同时想到。

Daybreak has come.


【深井冰系列】圆桌足球队

#内含圆桌式冷笑话,谨慎食用。
#剧烈ooc!!!
#如果在足球方面有不对的地方请包容一下。

1
解说:“今天将是一场盛大的足球赛。让我们来看一下英格兰队的选手们。请问队长——梅林先生,您怎么看待这场比赛?”
梅林:“这些都是活生生的圆桌骑士,我以花之魔术师的名义发誓我们一定会赢!”
(真是迷之自信呢梅林先生)

2
解说:“女士们先生们,我宣布,比赛正式开始!”

3
解说:“哦,我的天哪,号称“不灭的前锋”的高文今日状态不佳!看!他瘫倒在地上了,梅林队长正在规劝!”
高文:“今天下雨啊!!!没有太阳的加护会死的啊!!!”(昏厥)
梅林:“啊!高文你怎么了!高文,高文你不能死啊!高文!”

4.
解说:“看来梅林先生劝解无效,高文还是下场抢救了,接下来我们来看看候补队员!”
崔斯坦:“啊,我好悲伤.......”
解说:“......哦,抱歉各位,让我整理一下伤感的情绪。”
(后台倒是把催人泪下的音乐关了啊!)


5.
解说:“比赛已经进行到了最激烈的时候!什么?!我们的莫德雷德前锋被罚了红牌!亚瑟正在质问他为什么要殴打对方选手!”
莫德雷德:“他说我是女的!!!”

(如何和莫德雷德好好相处:1.不要说她是男的。2.不要说她是女的。很简单吧?)


6.
解说:“这场比赛真是一波三折,等等兰斯洛特好像一直在看观众席!是在等什么人么!哦他现在心情好像非常消沉......”
贝狄威尔:“怎么了?欸你别哭啊?!”
兰斯洛特:“呜呜,玛修没来看比赛.......”

(老兰,退役吧。)

7
解说:“我们的队长先生好像也出了些小问题!”
梅林:“花之魔术师的尊严就毁在今天了么......我需要休息一下,亚瑟,交给你了。”(含泪望天)

8
最后剩下的三个主力:亚瑟,阿格规文,贝狄威尔力挽狂澜。
英格兰赢了。

9.
下场的众人:“太好了!!!”
(你们有什么资格欢呼啊?!)

【跟风】捡来的

莫德雷德不听话,亚瑟威胁说:再不听话把你扔出去,再捡一个回来。
莫德雷德沉默一会儿后,低声说:你再捡来的也是不听话的,也是他爸不要的。

【跟风】祖国的花朵

亚瑟顽皮的时候。
梅林:亚瑟,你是不列颠的哪种花?
亚瑟:玫瑰花。
梅林:玫瑰花就要乖一点对么?
亚瑟点头。
梅林,教育成功!

莫德雷德顽皮的时候。
亚瑟:莫德雷德,你觉得自己是不列颠的什么花?
莫德雷德:罂粟花。
亚瑟:打扰了。

【跟风】对话

【父子(?)组】
亚瑟:你那么顽皮,爸爸不要你了,你怎么办?
莫德雷德:让你受到法律的制裁。

【父女组】
兰斯洛特:玛修,你再顽皮,爸爸就......
低头看到女儿无辜的双眼。
兰斯洛特:抱歉玛修。

【跟风】攀比

玛修:我爸敢一个人去法兰西!
莫德雷德:我爸也敢啊!
玛修:我爸敢吃【哔——】
莫德雷德:我爸也敢!!!


亚瑟:我不敢!!!

【莫剑】巴别塔


#无性别设定,请自行带入
#莫德雷德alter设定
#时间线是圆桌去拆穿兰斯洛特和桂妮薇儿的奸情之前
#请先阅读一下注释:
1)巴别塔:人类建造的通天的灯塔,为了防止迷途。
2)王尔德的歌剧《莎乐美》。
3)玫瑰部分借用王尔德《夜莺与玫瑰》剧情。

世界上绝对没有公正,上帝大多时候只是木然地看着人类乐此不疲的建造那通天的巴别塔。

这是摩根菲勒那个女人教给他的唯一真理。

圆桌以亚瑟为权力中心,呈半圆状往两侧延展,莫德雷德坐在亚瑟的对立面,整个圆桌中,他们之间的距离最长,所以他被称为"末位骑士"。

他知道自己父亲与桂尼薇儿浮于表面的婚姻一定会有裂痕,当然这一切都依赖于摩根菲勒的功劳。

桂尼薇儿是别国的公主,又是一个美艳不可方物的女人,在目睹父亲的不贞后,一定会渴望其它男人的爱情,就像她无意中吐露出的,怨恨的语言。

“王只有冰冷的甲胃,而女人需要的是火热的心脏。”

莎乐美疯狂的爱恋终将致施洗者约翰于死地。

摩根生前总算是做了一件好事。

莫德雷德还记得那个晴朗的夜晚,星星一闪一闪的窥视着这片大地。他站在摩根的床前,轻声呼唤着"母亲",然后将手中的刀刃狠狠的刺入了她柔软的胸脯,她的乳房将他养育成人,也将她的罪孽传到他的身上。她不敢相信的滚落到地上,长长的指甲在莫德雷德的小腿上留下几道深可见骨的狰狞伤口。她艳美的眼睛像是能淬出毒来。

莫德雷德挖下她的眼珠,同蛇的毒液浸泡在一起。

这一定会是一瓶上好的毒药,夹杂着永恒的怨恨和罪恶的香气。

莫德雷德这样想到。

"小羊吃了狼,淹死在了一指深的河流里。”

这是摩根在他小时候教他唱颂的童谣,现在作为一句诅咒又回到了这个女人的身上。莫德雷德用摩根的鲜血混着河流的水将自己洗涤,就像圣母为她的孩子洗礼。

他将摩根埋葬在了白玫瑰的树下,他将枝桠_上的玫瑰剪下,用在她的葬礼上。新的玫瑰长出,荆棘上滴落着粘稠的血液,从此他再也不缺鲜红的玫瑰向女人求欢。

他也曾将这玫瑰放在圆桌上,以期待亚瑟的目光,但终是在会议结束后被贝狄威尔丢弃在路边,被来往的马车碾轧。

如他所料,亚瑟忠诚的侄子高文发现了兰斯洛特和桂尼薇儿的奸情,对于兰斯洛特背叛王的愤怒让他几乎失去了理智,也确实让他掉以轻心。莫德雷德向高文表示了自己的忠贞,将同阿格规文一道去拆穿这场荒诞的闹剧。

白日已尽。

莫德雷德抬头望向圆桌另一侧的亚瑟,他正微皱着英丽的眉,向高文询问边境的情况。

太阳正一点点的从西边落下,余晖照在他的身上, 如同摩根的血液一般,相同的颜色,相同的温度。

长夜将至。

父亲,你准备好接受背叛了么?他无声的询问亚瑟,在心里送上对他谁上最真诚的祝福和诅咒,就像疯狂的堕天使对待昔日的主那样。

献上你的生命和荣耀冠冕吧,亚瑟。




同袍画的真好看。
她是天使。

清鸳鸳w:

彧良邪教。
一直和同袍在吸这对邪教正好最近有灵感画出来,姿势有参考。
他们俩太美好了吧💦